财經·區塊鏈-o

東方金钰上演“瘋狂的石頭” 巨額存貨難解流動性危機

原标題:東方金钰上演“瘋狂的石頭” 巨額存貨難解流動性危機

東方金钰自上市以來,東方金钰耗費巨資大量囤積原石,爲此不惜大幅舉債,然而公司“造血”能力不足,債務出現逾期,導緻流動性危機爆發。惡性循環下,業績連年虧損,公司甚至被申請破産重整,一時間東方金钰危機四伏。

2020年1月22日,東方金钰發布業績預告,預計2019年公司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11.5億元至14.5億元。這也是該公司繼2018年後的又一次虧損。東方金钰連續兩年出現虧損,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公司的流動性不足所緻,這與其巨額存貨息息相關。

自借殼上市以來,東方金钰便熱衷于囤積原石,而其原石銷售狀況不佳,以至于公司“造血”能力相當弱,于是爲了這些“瘋狂的石頭”,上市公司大幅舉債。在巨額債務壓力之下,東方金钰流動性危機爆發,公司無力償債,多次被列入“失信”名單,甚至被債權人申請破産重整。在諸多危機之下,東方金钰大量計提資産減值損失、利息及罰息,導緻公司業績連續下滑。

除此之外,《紅周刊》記者發現,東方金钰營業收入和相關現金流及經營性債權之間的财務勾稽關系也存在異常。

負債高企、債務逾期

東方金钰的前身爲多佳股份,2006年雲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躍居成爲其第一大股東,公司正式更名爲東方金钰。目前東方金钰是一家集珠寶翡翠、網絡金融、小額貸款、典當融資、資本管理爲一體的珠寶翡翠全産業鏈服務商。

根據最新的業績預虧公告,東方金钰2019年業績出現大幅預虧的原因主要是由于計提資産減值和債務違約導緻的一系列仲裁所緻。公告顯示,受金融去杠杆政策及其他疊加因素影響,公司融資出現困難,資金流動性緊張,導緻出現嚴重的債務違約現象,并由此引發公司部分賬戶資産被查封、凍結,債權人申請訴訟或仲裁等一系列問題。經公司财務部初步統計,2019年全年計提應付債權人利息及罰息約爲10.10億元。

除此之外,預計2019年公司的翡翠出現減值迹象,需要計提減值準備約4.5億元;深圳市東方金钰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發放的貸款,因客戶抵押品出現減值迹象,需要計提減值準備約1.5億元。

事實上,上文提到的東方金钰的“資金流動性緊張”問題早就出現端倪,2017年10月,東方金钰就曾發布公告稱,公司及子公司拟向大股東興龍實業借款30億元,用于償還銀行貸款和補充流動資金。可見此時,上市公司流動資金已經相當緊缺。東方金钰在2018年半年報中也曾表示,受國家金融政策及經濟環境影響,部分金融機構基于對東方金钰産業發展認知和還貸信心不足,開始出現抽貸或壓貸現象。

此外,東方金钰發行的債券已逾期很久。2020年2月22日,東方金钰發布公告稱,其2017年3月發行的總額爲7.5億元的“17金钰債”将不按照債券回售程序進行。截至目前,該債券自2018年3月18日至2019年3月17日期間的利息以及該債券提前到期後的本金尚未支付,最終資金籌措能否準時到位存在不确定性。

此外,去年三季報顯示,截至2019年9月末,東方金钰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動負債高達49.49億元,短期借款金額也有10.59億元,而其賬面的貨币資金僅有647萬元,顯然其短期内如何償還這些債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面對逾期無法清償的債務,2019年1月,其控股股東興龍實業就曾以“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并且有明顯喪失清償能力的可能”爲由向法院申請破産重整。2019年7月,東方金钰再次發布公告稱,因子公司金钰珠寶未能向債權人清償到期債務4326.60萬元,被債權人申請合并破産重整。

随着債務雪球越滾越大,東方金钰多次被列入“失信”名單,據天眼查顯示,截至2020年3月4日,東方金钰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達13次之多。

事實上,2019年已經是東方金钰連續第二年的巨額虧損。數據顯示,東方金钰2018年實現的歸母淨利潤爲-17.18億元。東方金钰将虧損理由歸結于:債務金額較大産生的利息費用較多、計提資産減值損失約4.14億元,以及公司于2019年3-4月收到法院的多份裁定書,預計産生約6億元的營業外支出等。因此不出意外,東方金钰将被“披星戴帽”加入“*ST”股的行列。

囤積原石導緻流動性危機

與賬面上微不足道的貨币資金相比,東方金钰的存貨金額可謂惹人注目。截至2019年9月末,其存貨金額高達89.63億元,占當期流動資産的94.34%。而現如今東方金钰面臨的一系列流動性危機,與這些高企的存貨脫不了幹系。

作爲“翡翠第一股”的東方金钰,上市之初便開始囤積原石。據2017年年報顯示,2004年至2017年,東方金钰耗資45.58億元囤積了809塊原石,僅2017年,東方金钰便斥資25億元采購了319塊翡翠原石,創下了自上市以來采購數量之最,出手不可謂不豪爽。其在2017年年報中還曾表示,由于礦産資源的減少以及原産地緬甸政府對翡翠出口交易的管控趨嚴,公司前期準備豐富的翡翠原石爲公司可持續發展提供了保障,公司翡翠原石及成品不存在減值的情形。

那麽,東方金钰這些“不存在減值的情形”的原石,銷售情況又如何呢?據2017年年報顯示,2006年至2017年間,東方金钰合計銷售翡翠原石58塊,僅占其囤積數量的7.17%,合計銷售金額爲5.86億元,相比對存貨金額來說可謂“九牛一毛”。

這些“瘋狂的石頭”堆滿了倉庫,除了讓賬面上的債務雪球越滾越大,卻無法爲東方金钰帶來可觀的現金流。據數據顯示,2005年至2018年,東方金钰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大多數年份爲淨流出,累計淨流出金額高達60.55億元。由此不難看出,東方金钰的“造血”能力明顯不足,而其資金來源則大多依靠外部籌資來實現。2005年至2018年,東方金钰籌資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合計高達62.95億元。

東方金钰将籌措大量的資金用在囤積原石上,而這些原石的銷售情況卻并不樂觀,結果公司2018年爆發了流動性危機。爲了應對債務危機,2018年其集中降價銷售了品相相對較差的翡翠成品,當年翡翠成品的毛利率爲-72.04%,其他産品如翡翠原石和黃金金條及飾品等毛利率均有所下降。與此同時,其開始對此前不願減值存貨大量計提減值,2018年和2019年兩年間累計計提減值達5.81億元。

營收數據存異常

此外,《紅周刊》記者還發現,東方金钰2017年、2018年的營收數據和現金流及經營性債權之間的财務勾稽關系存在異常。

年報顯示,2017年東方金钰的營業收入爲92.77億元,東方金钰的主營業務構成分别是珠寶玉石飾品、黃金金條及飾品、小額貸款利息收入和其它等,其中前兩項業務的營收累計占總營收的94%以上,小額貸款利息收入所占據的營收比例較小,因此若統一按照17%的增值稅稅率計算,對最終結果影響不大,據推算,當期含稅營收約爲108.54億元。

一般情況下,企業的收入會體現爲經營性債權或者以現金方式收回,那麽東方金钰的情況又如何呢?

在現金流量表中,2017年東方金钰“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爲106.24億元,再加上當期預收款項所減少的299.72萬元,則當期與營收相關的現金流入大約爲106.27億元。将其與含稅營收相比較,兩者有2.27億元的差額,按照财務勾稽關系,2017年東方金钰的經營性債權應當有同等規模的增加。

據當年年報顯示,2017年東方金钰的應收票據爲零元,應收賬款爲2.57億元,應收賬款所計提的壞賬準備金額爲5779.67萬元,同類項目合計較2016年僅增加了大約7500萬元,比2.27億元的理論應增加金額少1.52億元。也就是說,當期大概有1.52億元的含稅營收既沒有現金流入也沒有形成經營性債權。

以同樣的邏輯分析其2018年營收方面的數據,亦出現了同樣的結果。

據年報顯示,2018年東方金钰的營業收入爲29.61億元,2018年5月1日起相關增值稅稅率由17%下降到16%,由此可推算出其含稅營收大緻爲34.45億元。

在現金流量表中,2018年東方金钰“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爲23.8億元,再加上當期預收款項減少的2440.21萬元,則當期與營收相關的現金流入金額大緻爲24.04億元,相較于含稅營收要少10.4億元。那麽同期東方金钰的經營性債權變化情況又如何呢?據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年末,東方金钰的應收票據爲零元、應收賬款爲4.73億元、應收賬款所計提的壞賬準備爲1.47億元,同類項目合計較2017年末僅增加了3.05億元。這一結果顯然和理論上應該要增加的金額并不相符,大概存在7.35億元的差距。也就是說,2018年東方金钰大概存在7.35億元的含稅營收沒有相關财務數據的支撐。

連續兩年東方金钰的營收數據都存在異常,這就需要公司給出合理解釋了。

 

(文章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Baidu
sogou
,